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全国站
首页
寻人启事
寻人活动
寻亲课堂
寻人日记
成功案例
防骗中心
寻人登记
当前位置:首页 > 寻人新闻 > 综合资讯 > 文章正文

寻亲男孩刘学州自杀身亡:与亲生父母决裂后遭网暴,自诉年少时被猥亵患抑郁

发表时间 2022年01月24日 14:22    浏览量:68

  1月24日凌晨,河北寻亲男孩刘学州在社交平台发布长文,文中细述了他的成长经历、寻亲历程及最近与亲生父母从相认到决裂的过程,他在文末透露出了轻生念头。当天凌晨,曾成功采访过刘学州的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记者多次致电他。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据媒体报道,24日凌晨4点多,刘学州的舅妈柴某表示,刘学州已经死亡。24日上午,海南三亚市110指挥中心向媒体证实,刘学州确认于当日凌晨因抢救无效死亡,具体情况仍在调查中。

  1月19日,上游新闻此前报道《被生母“拉黑”的寻亲青年刘学州:既然父母没认识到错误,那法庭见!》显示,刘学州看到孙海洋寻子成功的消息后动起了寻亲念头,但寻亲成功后,他向生父母求证得知自己当年是被“卖”掉,之后向生父母沟通是否能给他一个住处时,生父母指责他不顾家庭条件想要房子,双方因此决裂。

  按照刘学州生前在社交平台发布的消息,他在轻生前遭遇了很多网友的攻击,多数人都因其与生父母之间的“房子之争”,指责他有目的地寻亲,说他向生父母要房子的行为“过于贪心”。

  小学6年转学5次,霸凌和孤立相伴

  24日凌晨,刘学州在社交平台发布疑似轻生文章《生来即轻,还时亦静》,文章开头介绍自己是一名努力发光的学生。他曾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说,“考本科、考研,尽量可能让学历变得最高,等毕业以后出去创业。”他对人生,有着明确的规划。

  刘学州曾说,自己的养父母在他4岁时发生意外身亡,在轻生文章中他称,因为烟花爆竹作坊发生事故,养父当场死亡,养母经治疗后不久去世。之后,他便只能跟家中老人一起生活。刘学州曾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村子里说我是从外面抱来的野孩子,在学校经常会被欺负。”

  刘学州曾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自小便因为村中的闲言碎语,怀疑自己是从外面抱养回来的孩子。他在轻生文章中表示,上学时,很多学生家长会告诉自家孩子不和他玩,“后来就成了大家抢我文具,推我进厕所,各种诬陷我,老师听到了以后不给我反驳的机会直接打我,认定就是我错了。”

  刘学州称,自己小学六年转学五次,这期间充满了霸凌和孤立。初中时,自己曾被一位男老师猥亵,这之后他感觉自己有了抑郁倾向,“一直在克制,让自己变得开心些。从那时候开始,就很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像村里人说的那样(身世)。”

  刘学州曾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念书时他一直住在寄宿学校,很少回家,“没有生活费,小学六年级就开始自己赚钱。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饭店端盘子,后来慢慢地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包括超市收银员。”

  在考上石家庄某师范学校后,他便去培训机构当指导老师。采访中,他还向上游新闻记者透露,因为他现在就读的是民办专科,之后要一直读书,“要继续上,考本科、考研,尽可能让学历变得最高,等毕业以后去创业。”

  寻亲之路很顺利,一个多月前找到父母

  刘学州曾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因为受到孙海洋寻子成功的触动,他有了寻找亲生父母的冲动。2021年12月,他录了一段寻亲短视频,透露自己出生于2004年至2006年之间,养父母从山西大同买的他。

  刘学州告诉记者,他自小就听村里人说,自己是买回来的孩子。在轻生文章中也称,他在初中时向家中老人求证了此事,“他们承认了,告诉我是。”刘学州说,那个时期他很想知道亲生父母长什么样子,不知道自己是被偷走的还是被丢弃的。

  刘学州在文章中透露,自从他有了寻亲想法后,与家中老人产生了隔阂。虽然老人们很想他找到亲生父母,但该事牵涉到同村村民——帮其养父母买回刘学州的中间人,“刚开始他们一直不告诉我中间人是谁,所以我把全部希望寄托在网络上。”刘学州在文中写道。

  可能是天见犹怜,刘学州的寻亲之旅相当顺利。在他录完寻亲短视频后,很快就有了亲生父母的消息。在得知家中老人还保留着自己的疫苗本后,他根据疫苗本上生父姓名在网上搜索,很快便在生父名字所对应的某公司营业执照上找到了对方电话。

  之后在警方配合下,刘学州和亲生父母相认,双方先是通过社交软件建立了联系。刘学州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清楚地记得,第一次与生父联系上就视频了28分钟,对方一直在哭,“跟我讲了他们当年,都哭了,说特别不容易才送(人)的。他也不想,特别特别穷。”但在之后,他与生父便很少联系,与生母的联系更多。

  刘学州透露,事后他才得知,生父母已离婚并均有了各自新家庭,生父和他相认后一直未能说服家中妻子接纳自己。刘学州称,他甚至接到生父现任妻子请人带来的警告,“托人带话给我,说不要让我去‘祸害’他们的家庭。”

  与亲生父母相认,“开心大于难过”

  刘学州在文章中说,与生父联系上后,对方一直没有去看他,这让他内心有点难过。大约在第一次视频后一周,生父前往石家庄看他。如今,他的社交平台上还保留着那次认亲现场的照片。

  刘学州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那次认亲现场,他觉得开心大于难过,“终于不是他们口中说的野孩子了。”这次见面,他带着生父去了抱养自己的地方,见了他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生父还给了他5000元红包。这期间,刘学州和生母也时常联系,对方还会叮嘱他照顾自己,说要给他寄衣服。

  刘学州在文章中说,他在和生父一次交谈中得知,由于亲生姥爷家要彩礼钱,生父没有办法把他卖掉,拿这笔钱做了彩礼。刘学州说,那时,他正好也在配合警方调查人贩子事情,警方那边也向他表示,其亲生父母可能收了钱,于是他直接给生父母打电话。“我亲口问他们收了多少钱,我套了他们的话。”

  让刘学州没想到的是,对方证实了收钱一事,生父母大概收到了七八千块钱,养父母当年花了2.7万元。”(多出的钱)应该是被中间人和医院医生拿了。”他在文章中写道。

  确认自己是被父母卖掉后,刘学州去三亚玩了几天。这也成为他日后被网络暴力的一个原因。有网友质疑他经济条件差,还有钱去旅游。

  随后,他受生母邀请,去了一趟山西,这是他和生母第一次见面。他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这次见面是在弟弟12岁生日宴上,生母见到他后轻轻抱了他一下,还和他说了几句话。现在网络流传的几张图片,他和生母的合影,便是那日所拍。

  刘学州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弟弟生日宴办了8桌酒席,他有了一种落差感,因为他从小到大只过过两次生日。之后,他又在生母家住了2天。但这期间,他听到生母姐姐在电话中责怪他们相认,“我听到后假装没有发生一样,但当时内心很绝望。”刘学州写道。

  被母亲“拉黑”,遭遇网络暴力

  在生母家住了2天后,刘学州找了一个理由回了石家庄,但他没有想到,这之后便和生父母开启了一场舆论拉锯战。

  他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从石家庄火车站出来后,他便没有去处,学校早已放假,之前借宿的舅妈家也因为受到人贩子亲戚的威胁而不便再去。不过,无处可去的他还是向舅妈寻求帮助,“进了家门之后,我就哭了一场,后来就给我妈妈打了个电话,说这件事,顺嘴提了没有住的地方特别难过,看能不能给我一个家,的确是要房子,我的意思只需要一个住宿就可以,容身的地方就可以,没必要一定要给我买房子,就算是租房子也可以。”

  刘学州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等他说完后,生母那边立刻翻了脸,对方挂掉电话后。生父在得知他想要一个住处后表示,以后不要再联系,“电话里也说我在逼他,最后说了一句,删除了、拉黑吧,再也别联系了。”之后,他发现自己被生母“拉黑”了微信。

  刘学州在网络公开了自己被生母“拉黑”一事,也在直播间讲述了自己被生父母抛弃及他们现在的婚姻状态。生父母也相继在媒体发声,刘学州和生父母之间的矛盾,也被无限放大。

  刘学州生父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刘学州提出的要求是希望父母给他在河北买一套房,但因为家中经济困难,无法满足他的要求。生父称,当年送走刘学州是因为家庭经济困难,他自觉其养父母家中经济条件不错,便让对方抱走了孩子,对方还觉得他们家中经济困难,便给了他们大约6000元。

  生母也发声称,“拉黑”刘学州只是想重新获得平静生活,她强调认亲后想弥补儿子,还曾借钱给刘学州去三亚旅游,没想到孩子多次要求他们为其购房,还威胁生父母分别离婚,使两家生活受到影响。

  对于生父母的发声,刘学州曾在社交平台发布消息,“既然你们颠倒黑白,丝毫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那么,非常抱歉,法庭见!”他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将对生父母提起民事诉讼。

  刘学州在轻生文章中表示,这段时间,他的各个社交平台收到了部分网友的攻击、谩骂。“你神经病吗?刚认亲就要让人家给你买房子,你吃饱撑的”……直到1月24日刘学州凌晨自杀,诸如类似的发言,充斥在他社交平台动态留言里。

  据媒体报道,刘学州舅妈表示,刘学州写下轨生文章后在三亚自杀,他在海边服药后被人发现时已失去意识但仍有呼吸,之后经医院抢救无效后去世。三亚市警方也证实,刘学州于24日凌晨抢救无效后死亡。

  斯人已逝,但他留给世人的反思,也许还刚刚开始。

  上游新闻记者 汪璟璟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