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全国站
首页
寻人启事
寻人活动
寻亲课堂
寻人日记
成功案例
防骗中心
寻人登记
当前位置:首页 > 寻人新闻 > 综合资讯 > 文章正文

茂名化州:跨越粤渝1300公里,27载寻亲终圆梦

发表时间 2021年12月08日 20:41    浏览量:37

  文、图/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詹翔闵 全良波 通讯员 黄海樱 

  “根据DNA检验鉴定结果,杨友跃、钟正萍与谢培东符合亲生关系!”12月8日上午,茂名化州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宣读的《亲子鉴定结果》话音刚落,重庆市的杨友跃先生和钟正萍女士,在化州市公安局举行的认亲大会现场,与他们走失了27年的儿子紧紧拥抱在一起,为这份久违的团圆,尽情挥洒激动的泪水。

  相隔1300多公里,分别了27年一家终于团圆,这正是化州市公安局在开展“团圆行动”工作中,深入打击拐卖活动,织密妇女儿童安全“防护网”,为人民群众办实事办好事的一个缩影。今天来自重庆市的杨友跃一家的团圆,他们背后又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事情得从今年2月份说起。 

  打拐系统报警,重庆九龄童20多年前被拐化州? 

  今年2月初,负责打拐工作的化州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四中队,接到了公安部“打拐系统”下发的一条信息,显示化州文楼镇一名叫谢培东的男子,通过了系统的DNA比中,其是1994年1月份重庆市一宗拐卖案件中的被拐儿童(时年9岁)——杨玺。 

  办案民警陈智钊立即将相关情况汇报刑侦大队主管领导,同时将信息通报谢培东所在的辖区文楼派出所开展查找。然而,文楼派出所民警按照线索查找时发现谢培东当时没在文楼镇生活,其家中也没有什么亲人,村民邻居也说不清楚他的去向。寻找工作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获悉这个情况后,已在文楼所摸爬滚打10多年的派出所副所长朱和平没有气馁,凭着对辖区工作的熟谂,他继续发动一切力量,千方百计寻找谢培东。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2个多月的不懈努力,民警终于联系上已外出打工的谢培东。

  接到民警的电话,谢培东直言不讳,称自己七八岁的时候,被人拐来化州。还记得自己原名杨玺,父亲叫杨友跃,母亲叫钟正萍。 

  粤渝警方联手,跨越1300多公里团聚化州圆梦 

  联系上谢培东后,办案民警告知相关情况,让其尽快回来公安机关,进行采血认亲工作。

  由于疫情防控形势需要,谢培东的回家之路也颇费了一番周折。自6月份获悉谢培东动身返家,办案民警便时刻与其保持沟通联系,为其提供相应的帮助,确保其归途安全。 

  与此同时,办案民警抓紧时间与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取得联系,通报了相关信息。当地警方十分重视,抽调专职民警跟进此事。经过一番查找,辗转联系上20多年前报案的孩子父亲杨友跃和母亲钟正萍,及时完善了其相关比对资料采集工作。 

  10月21日,谢培东终于应约来到化州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四中队。民警迅速为其采集血样,并与重庆警方采集邮寄来杨友跃和钟正萍的血样,进行了二次DNA比对。

  10月28日,DNA检验鉴定比对结果再次显示,谢培东与杨友跃、钟正萍,符合亲生关系。 

  化州市公安局与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的办案民警向双方当事人,分别通报了相关鉴定结果。随即,两地警方为他们牵线组织安排认亲活动。

  12月8日,杨友跃和钟正萍在亲属的陪同下,穿州过省,跨越1300多公里,来到了化州市公安局参加认亲活动。分别了20多年的这一家子,终于团圆。“盼了整整27年,孩子终于找到了。你们不愧是人民的好警察,真的是太感谢了!”在认亲现场,杨友跃和钟正萍不停地对办案民警说。 

  男童跨省找妈,开始踏上20多载辛酸寻亲路 

  在认亲活动现场,记者采访了谢培东和他的亲生父母,简单了解了这个家庭27年的那一场变故,以及他们在寻亲路上的坎坷和辛酸。

  “记得那天我自己坐公交车去火车站,趁工作人员不注意,扒上一列开往广西的火车,我就是想去找妈妈。”谢培东说,我记得自己叫杨玺,父亲叫杨友跃,母亲叫钟正萍,家里还有一个比自己年纪大许多的哥哥。 

  早已过而立之年的谢培东满脸沧桑。他依稀记得,在火车上,全靠其他乘客分享的食品填饱肚子。当火车停靠广西南宁站时,他跟一个中年男子下车,并在当地住了好几天。后来这个男子就把他带到化州文楼镇养父家中。养父独自一人,没有孩子。因为知道自己不是本地人,一直想回自己的家。他曾经去找过那位带他来化州的男子,但是其已离世。由于小时候不想上学,没读多少书便辍学了,现在只能靠打零工谋生。

  知道公安机关找到了自己亲生父母的时候,谢培东直言,“当时很激动,兴奋得睡不着,非常感谢民警为联系上我付出的辛劳!” 

  “我记得那天中午放工回家,太累了,家里还没做饭,所以叫娃娃到粮店买点面回来煮。1个多小时不见孩子回来,我们就出去找。他外公家里,以及大街上、游戏机室、车站、码头等全找遍了,都找不到,就知道我娃娃不见了!”杨友跃对当年孩子走失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已年过六旬的杨友跃回忆,1994年1月19日,时年9岁的儿子杨玺走失,他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后,自己和家里的亲友四处寻找,也曾向当地媒体求助。由于自己只是一名在建筑公司工作的机修工,经济也不宽裕,当时只能边工作边找孩子。那些年,自己为没有目标的寻亲之路,吃了很多苦,足迹遍及广西、广东等地,却没有什么消息。“孩子是在我身边弄丢的,这20多年来,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孩子。”

  今年10月份,杨友跃接到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分局田甜警官的电话,告诉他“孩子有消息了”。他又激动又高兴,压在心里的这块大石头终于可以放下来了。

  “我当时在广西钦州,接到孩子父亲电话说娃娃不见了。我气得心痛不已,问他怎么连个孩子都看不住?我的杨玺又聪明又机灵,就这样弄丢了。那段时间我是以泪洗面,每天端起饭碗就想起我的孩子。”钟正萍说。 

  钟正萍的讲述,解开了记者关于孩子为何要坐火车去找妈妈的疑惑。原来,钟正萍当年和朋友在广西钦州经营小生意,杨玺走失前,其父亲曾带他坐火车去钦州探望过她。 

  杨玺走失后,钟正萍也迅速结束了广西的生意,赶回重庆,踏上寻亲之路。“记得当时我们复印了许多的《寻人启示》,专门趁着夜里路人不注意,张贴到火车站、汽车站等公共场所。晚上家里也不敢熄灯,怕孩子突然回来找不到家门。”钟正萍说,由于自己是家中的独生女,孩子的外公外婆对这个小外孙也是非常疼爱。害怕女儿触景伤情,外公外婆把小外孙的相片全藏了起来。 

  钟正萍表示,孩子的外公外婆前些年离世前,还念叨着这个不知去向的小外孙。现在孩子找到了,终于可以告慰两位老人家。

  后记:

  12月8日,在化州市公安局办案民警的见证下,分别了27年的这一家子,经过粤渝两地警方的不懈努力,终于团聚圆梦。 

  对于今后的生活,谢培东说,肯定要经常回重庆探望亲生父母。养父带大自己不容易,要尽些陪伴和孝顺。自己尽量两边都多走动。

  杨友跃和钟正萍表示,尊重孩子的决定,他喜欢在那边生活,他们都没意见。只是希望已过而立之年的孩子能早点成家,找个伴互相照顾。 

  化州市副市长、公安局党委书记、公安局长林海森介绍,化州公安在开展“团圆行动”工作中,以传统和智慧新侦查打拐方法相结合,通过加强涉拐积案梳理和线索排查,全力侦破一批涉拐案件,查找解救被拐失踪妇女儿童,切实维护妇女儿童这一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今年以来,化州市公安局共侦办涉拐案件线索4宗,梳理涉拐积案18宗,䃼录“打拐系统”父母信息、血样80多次,摸排疑似被拐儿童采血140多人,协助外地摸排采血近30人,通过“打拐系统”比中并成功解救失踪儿童8人。

  来源 | 羊城晚报▪羊城派

  责编 | 冯小静

最新文章